透明的小白

话很多的三分钟热度的小透明

【沙李】这次团建成功了吗

上一棒@东北府 团建人团建魂

下一棒@虞不可及 


巨OOC,bug一堆。

。゚(゚∩´﹏`∩゚)゚。


自从上一次团建结束,沙瑞金循环播放次数最多的视卝频便由李达康在懒zhèng干卝部培训班上的讲话变成了上次团建最后一起唱《囯际歌》,虽然后者没有李达康纯享版,但耐不住李达康看他的那一眼过于xī引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他相信自己和李达康的感情绝对是双箭头,要不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有合适的时机,他俩绝对已经进展到李达康搬进省委一号楼他qīn自监卝督李达康的饮食起居了,哪还用得着手卝机交liú七大注意六大窍门。

作为一个大省的掌舵人,沙瑞金的工作并不轻卝松,李达康又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要qīn自上阵的主儿,两人同框的时间都不多,更别提单独相处了。看着床头那一摞快被翻烂的关于中老年人养生的书,沙瑞金很苦恼——看样子又要添新书了。与此同时,刚躺上卝床抱着手卝机的李达康也很苦恼,自己的养胃小妙招早就没了,手卝机上搜索到的养生知识也被自己复制粘贴个差不多了,下次该跟沙书卝记分享点什么呢,而且他总觉得就养生知识这方面来说,沙书卝记那知识储备量绝对远远高于自己百度到的,还比网上那些更加靠谱。

相处时间少,养生知识分享会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怎么办?李达康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沙书卝记送的红茶着实不少,喝到现在都已经快xí惯了。

这红茶是什么时候送的来着?李达康摩挲着手指,噢,上次团建之后。

团建?团建!对啊,团建,这相处时间不就有了吗。


第一次团建他先回来工作了,听说沙书卝记打qiāng很准,就是太容易上头,天气不好还打了两个多小时。第二次团建见到了生闷气的沙书卝记,挺可爱也挺少见的,也是那次团建之后自己开始和沙书卝记分享养胃小妙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沙书卝记听完之后一脸激动表示一定会好好监卝督他,但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别误会,就是班内同志相互欣赏的那种喜欢,李达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自己强调这个。第三次团建自己刚好和沙书卝记聊了聊自己一手打造的老城区,这也让李达康更加坚信沙书卝记是真的理解自己、了解自己,他是真的遇到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而且他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转头看沙书卝记时沙书卝记的眼神,晶亮的眸子满是炽烈,让他的脸不自觉地发烫,那一瞬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发生了质的变化。

团建,必须团建,不能被动等待要主动出击。

于是乎,京州市委特别邀请省委领卝导一起参加团建活动。


沙瑞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挑了挑眉,前几次团建总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成功,他已经从一开始的试图人为干预过渡到现在的顺其自然,逃避和正面刚都不是办fǎ,既然这次主要是市委那边负责组卝织,那就看天意吧,不论成不成功最起码自己又多了一次和李达康相处的机会不是吗?

“好事多磨。”沙瑞金摘下眼镜niē了niē睛明xué,希望这次团建之后李达康可以搬进省委一号楼,让自己拥有一个把那些有关养生的理论知识付诸实践的机会。


团建地点选在了京州郊区的汉灵山,山不是很高,步道两旁充斥着郁郁葱葱的绿,很适合闲暇时间出来逛一逛。团建活动很简单,参与人员分为两组从不同的路线出发,看哪组先登到山顶,后到达的有一定的惩罚,到达山顶后在山顶野餐,然后简单休息一下自卝由下山,最后到汉灵山附近的农家乐吃晚餐,饭后还可以泡一泡wēn泉缓解一下疲乏。

团建那天的天气很好,一众人在山脚下集卝合进行抽签分组。

“沙书卝记,这么巧啊您也是一组。”李达康笑眯眯地看着旁边的沙瑞金。

沙瑞金也笑了,看着李达康手里写着“一”的纸条说道:“是啊,真巧。”

这是什么?这就是缘分啊!沙瑞金觉得这次可能真的要时来运转。

“沙书卝记,真巧,我也是一组。”

“欸,我也是。”

“还有我。”

“这么巧啊,我们都一样。”

身后的声音打断了沙瑞金和李达康的对视,沙瑞金不用回头都能听出来那些人是谁,可不就是田囯富、陈海和赵东来,甚至还多出了一个侯亮平。

孽缘啊!沙瑞金在心里默念三遍顺其自然平复心情。

分组完毕,两组各自出发。沙瑞金一行人沿着步道向上走,虽然是比赛可步子并不快,毕竟参加此次团建活动的不乏上了年纪的,要充分考虑到中老年人的关节问题。

沙瑞金走在最前面,李达康稍稍落后他半个身位,汉灵山如今是京州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李达康之前也重点抓过这个项目,两个人便以汉灵山为话题聊了起来。

“在这儿,感觉是心旷神怡啊。”沙瑞金转头看了一眼神采飞扬的李达康。

李达康觉得这句话很耳熟。可不是嘛,沙瑞金第一次去林城茶园的时候也这样说过。想到那次林城之旅,他不jìn笑意更浓。他不是感情迟钝,他只是xí惯性地把感情排到后面,心里突然变质然后疯狂生长的东西是什么他很快就想清楚了,至于他一个fǎgùn直男突然弯成甜甜圈这件事他是不承认的,他仔细想了想得出结论:他只是单纯地喜欢沙瑞金这个人而已。等他想明白了之后再回忆那次林城之旅,他觉得就是那一天让“喜欢沙瑞金”这颗种子在心里成功种下。

沙李两个人在前面聊得火卝热,田囯富等人一开始还能擦两句话,后来就直接被挤出了群聊,于是田囯富、易学xí和吴春林建了一个新的群聊。没走多久,赵东来就要qīn自去监卝督安全和后勤保卝障问题,并叫了陈海和侯亮平当帮手。虽说是团建,但跟一众大领卝导们一起爬山,后面的人多少还是有些jū束或者不安,尤其是旅游jú的同志生怕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下一秒就会被李书卝记一顿臭骂。


“前方有猴子出没,请小心。“

沙李二人停住了步子,回头看了一眼聚在一起的其他人,刚刚两个人聊得太投入了以至于经过提示牌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

李达康摩挲着手指,他怎么把汉灵山有猴子这件事给忘了呢?想着máo卝茸卝茸的猴子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不是因为猴子可爱而心动,而是因为他怕máo。

“背包的同志要小心喽,汉灵山的猴子翻包可是一绝。”

“是啊是啊,还有衣服有口袋的同志也要注意了,猴子翻起口袋也是一点也不hán糊。”

“还有还有……”


李达康听着后面人的议论不jìn更加紧张,沙瑞金转头看着走神的李达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达康同志?”

“啊,沙书卝记。”李达康回过神来,笑容带着些许歉意。

“怎么,达康同志……”沙瑞金挑挑眉,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害怕猴子?”

从刚刚得知接下来的一段路程有猴子出没时李达康就开始走神,眼底隐隐约约交织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沙瑞金觉得他似乎从李达康的眼底看到了忧虑和……恐惧,对,就是恐惧。

“没有,没有,沙书卝记您看您说的。”李达康连连摆手,脸却不自觉地烫了起来。

两个人又拾起了刚刚的话题,继续边走边聊。李达康想着怕什么,不就是猴子吗?不就是有máo吗?他一个大活人还能怕这不成?

那还真的怕。

没关系,李达康默默宽慰自己,谁说就一定会遇上猴子,再说了,自己又没背包就算遇上了那猴子就一定往他身上扑了?

定了定神,他继续将自己投入到了与沙瑞金交liú人生当中去,渐渐地也就忘了有猴子这件事。


可人呐,一旦有类似于谁说就一定怎样怎样的想fǎ,那么这件事情十有八卝九都会发生。

“沙书卝记,您看那边……啊!”李达康话还没说完,一团影子就已经直接扑了过来,手背上máo卝茸卝茸的触感让他直接叫了出来,那是人被吓到的本能反应。

沙瑞金被这突然的叫喊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发现李达康斜上举的胳膊还没收回来,人就已经僵在了原地。

“达康同志……”不是说不怕吗?后半句话沙瑞金没有说出口,他知道李达康面皮薄,而且现在说这种话也不合适。

“沙……沙……沙书卝记。”李达康的嘴唇抖个不停,他发誓他真的不想抖但是也是真的忍不住啊,因为那只猴子还扒拉着他的手背呢。

后面的人渐渐围了过来,李达康觉得这次丢人丢大发了,而且还是当着沙瑞金的面,想到自己刚刚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怕猴子,这会儿他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么大个人怎么就怕máo呢?

沙瑞金上前一步,想要把那只挂在李达康手上的小猴子赶走,谁知那猴子顺着李达康的胳膊就到了李达康的肩膀上,李达康只感觉那一团会动的黄褐sè的máo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他感觉自己的侧脸很养。

周围的人也有上来帮忙的,可那只调皮的猴子一门心思就认准了李达康,不是跳上肩膀,就是抓着衣领,不然就是窜到两卝tuǐ之间又或是蹲到李达康的运卝动鞋上。

“达康同志,胳膊就先放下来吧,累。”眼看着赶猴子无果,沙瑞金将手放在了李达康依旧举着的手上,然后慢慢地帮李达康把手放下来。

沙瑞金的手很热,指腹和掌心有着一层老茧,他的手掌贴着李达康的手背,让李达康本就发烫的脸更加热了。

丢sǐ人了,还不如直接晕过去算了。

又有几只猴子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这次倒是没有往李达康身上扑的,而是看上了别人的背包和口袋,不然李达康可能真的就要直接晕过去了。

但那只小猴子还扯着李达康的裤脚不肯放手。

“达康同志,你踢踢tuǐ,或者动一动,看看它会不会走。”

李达康试着动了动,但那幅度也就比他筛糠般的抖动稍稍大了那么一点点,显然没什么用处。

“别害怕,来,我扶着你。”沙瑞金站在李达康的对面伸出一只手。

李达康咬咬牙,克服恐惧最好的办fǎ就是直面恐惧,他已经顾不上害羞了,他这会儿只想赶紧把猴子赶走不要再出丑了。伸出一只手放在了沙瑞金的手掌上,然后抬起了那条被猴子拽着的tuǐ踢了踢,小猴子感受到了不安,抓着裤子就绕到了李达康的小卝tuǐ后侧,很快就到了膝弯处并且还在继续往上爬。

虽然有人扶着,但一只脚站立依然不稳定再加上害怕,李达康一个重心不稳就向前倒去,沙瑞金握住了李达康放在他手掌上的手,正准备去握另一只手帮李达康稳住身形的时候,李达康已经遵循本能扶住了沙瑞金。

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软?

沙瑞金一僵。

等等,硬……硬了?

再试试,还是硬的啊,刚刚是……错觉?

这又是什么东西啊?

没máo就行。

好像……好像身上没东西了,那猴子终于走了?

嗯,应该是走了。

李达康暗自舒了一口气,然后就听到了周围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达康同志?达康同志?自己可以站好了吧?”

李达康感觉沙瑞金的声音从极近的地方传来,似乎就在他耳边,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是怎么站住的——一只手被沙瑞金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好sǐ不sǐ地搭在了沙瑞金的胸前,准确的说是沙瑞金的胸肌上,所以,自己刚刚感觉到的忽软忽硬的东西是……

顺着本能又niē了两把,然后他就感到手下的东西更硬了。

达康同志……这么直接的吗?

李达康现在不僵硬了,倒是沙瑞金愣在了原地,仿佛是李达康将僵硬传给了沙瑞金。

“对不起,对不起,沙书卝记,我刚刚……我刚刚太着急了,也怕摔倒。”李达康赶紧站好,小声向沙瑞金检讨着。

“人要摔倒的本能反应吗,可以理解。”沙瑞金已经调整好了,依旧wēn和地笑着,他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问道,“大家都没事吧?”

众人也调整好了状态,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刚刚发出抽气声的也不是他们,纷纷答道:“没事,没事。”

“那咱们就继续走吧,离山顶也不远了。”沙瑞金看了看身边耳尖红彤彤的李达康,小声道,“达康同志,注意安全,下次要是害怕就先告诉我。”

“是是是,谢谢您沙书卝记。”李达康略略低着头,没有看到沙瑞金眼底的那一抹狡黠。


后半程的路基本都很顺利,沙瑞金看着身边情绪有些低落的李达康主动挑卝起了新的话题,后面的一众人也不敢再小声议论刚刚发生的事,毕竟当事人就是大领卝导,现在还都在前面呢。

当一组一行人终于到达山顶的时候,二组已经和赵东来带领的人准备好了午餐,不知是谁先起的哄,总之让大领卝导表演节目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愿赌服输啊,达康同志。”

“沙书卝记,我哪会表演节目?”您让我现场做工作汇报还差不多,李达康想着。

“上次达康同志的《囯际歌》唱得不错,要不再来一遍?”沙瑞金朝李达康眨了眨眼。

“您陪我?”话一出口李达康就后悔了,这说的什么话啊都是,今天自己到底怎么了?

“没问题,达康同志,那就来吧。”

“好。”


下山路线自卝由选择,沙李二人自然是选择了二组上山时走的路线,一路上既看了不同的风景也没有再遇到猴子,聊得也很开心,虽然周围也有其他人,但基本没人过来打扰他们。

晚餐是很地道的汉东家常菜,吃过了晚餐,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泡一泡wēn泉缓解一下爬山的疲惫。

李达康准备好穿着浴袍走进wēn泉室的时候人都已经走个差不多了,但沙瑞金还靠坐在池子边上闭目养神。wēn泉水让浴袍紧卝贴着沙瑞金的身卝体,领口处胸肌若隐若现,提醒着李达康今天他不仅mō了还niē了好几下,脸不由得臊得通红,转身就要走。

“达康啊,刚来就走?”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的背影开口道。

李达康顿住步子,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喊道:“瑞金书卝记。”

“来泡一泡吧,你平时不经常锻炼,正好缓解一下疲劳,不然明天肯定浑身痛得厉害。”沙瑞金笑着看着李达康,浴袍有些宽,遮住了李达康的细卝腰,但却露卝出了李达康的有些白卝皙的胸膛和脚踝。

李达康没有理由拒绝,他走到池子旁坐到了离沙瑞金不远的地方,沙瑞金这才发现原来李达康除了脖颈处那颗平时总露在外面的小痣外,斜下方还有一颗。不能再看了,这太放肆了,他不动声sè地收回了视线继续闭目养神。

李达康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沙瑞金,把想要再次检讨的话tūn了回去。因为沙瑞金正在闭目养神,他的目光有些大胆,视线从沙瑞金的睫máo移到沙瑞金的脖颈,然后是脖颈上三颗连成一线的小痣,再到半卝倮不露的胸肌。正想继续向下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人在注视着他,略微抬头就对上了沙瑞金浅褐sè的眸子。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李达康感到水liú有了些许波动,然后他就感到沙瑞金的小指轻轻蹭卝了卝蹭卝他的,继而靠在了他的手旁,小指相贴,李达康微微抬手,用小指轻轻勾卝了卝勾卝沙瑞金的小指。


彩弹

李达康曰记

X年X月X曰 天气:晴

沙书卝记的胸卝肌究竟是软卝的还是硬卝的?


不知道是热知识还是冷知识:胸卝肌一般情况下都是软卝的,用卝力的时候就会是硬的。



【共欢新故岁丨沙李元夕24H】【01:00】薛徐|寻常歌|但愿啊,时间是我们的朋友

上一棒@向阳疯长 

下一棒@苍云白山 

歌词排版:糖糖的小迷妹哟

风衣走路比较直。

没有外八字,也没有内八字。

其实少年时期两年京剧六年舞蹈,走路是有点八字脚的。

然而,大三拍第一部电影《塞外夺宝》时,练武。

天天扎马步、蹲桩,都是内八字,

嗯…给端回来了……

后来走路就特别正。

(感谢咩处长倾情提供猛男沙书记走路示范和文案)

“会上尽管说,会后不讨论。”

一个风衣Cut整理

wb:咩可32,咩可老师辛苦了!!!

咩可:

白白@透明的小白 和我砍的,持续更新。


就拉倒

(反正也没什么人需要)

【沙李|双声道|真相是假】真相是假是两个人假|我们如此默契默契到都自欺欺人

破站:https://b23.tv/rJZWFV 

现实、回忆、想象跳来跳去,没处理好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鞠躬。

一些解释:

李达康和王大路只是朋友关系!!!

侯秉忠是后来调到汉东省的,沙瑞金曾经跟他说过让他照顾一下李达康

沙李牵手是李达康想象中的场景

配合歌词食用效果更佳~

视频中沙李茶园同框照片来自于@虞不可及 ,感谢我们虞


【张丰毅 | 嬴无翳 | 2020生贺】水龙吟 | 风衣生日快乐 | 随缘踩点

丰毅老师生日快乐!

小破站:https://b23.tv/1X7oyR 


Q:一个不懂浪漫的人无意中的举动能有多浪漫?

骑车一起走,“你走里边吧,里面安全。”


【终宣一弹】沙李合志《汉东风云纪实》

点开视频即可收获甜甜的沙李与合志基本信息

欢迎进Q群   1121  181  025   一起玩耍

封面设计:@苍云白山 

封面字体:@一口煎饼果子 

b站:甜甜的沙李